全国服务热线: 0379-64587576
  • 养生常识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 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华丽转身,只因疗效显著.| 

    时间:2017-02-24 点击:891

    中医在欧洲成功实现了转身,从“民间医生”转变为“受到国家认可的正规医学”,甚至在治疗某些疑难杂症时,还被视为“最好武器”。


    疗效铸就强大粉丝团


    疗效是最有说服力的,当今,中医药凭借实实在在的疗效折服了无数海外民众,赢得了大批“粉丝”。


    两年前,波兰华沙亚太博物馆研究员玛切依·古拉尔斯基得了失眠症,夜晚难以入睡,白天无精打采,脾气也变得暴躁易怒。“精神到了崩溃边缘,夫人和孩子在家里都不敢和我说话。”玛切依常年奔走于华沙的各大医院,却始终没找到解决办法。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求助中医,经过半年多持续的针灸和中药调理,他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玛切依的妻子琳达长期受过敏性荨麻疹折磨,这种皮肤病频繁发作,用西药只能抗过敏治疗,无法根治。经过中医药治疗,琳达已很久没有出现荨麻疹了。


    玛切依的老母亲今年86岁了,患有阵发性心律失常和一些老年性疾病,经过3个月的中草药调理后,身体各项指标都趋向健康。玛切依说,中医彻底改变了他一家人的生活,“现在,我们全家都完全信任中医药!”


    另有一则事例。芬兰一位9岁儿童拇指上长了肉瘤,在当地做了两次手术,把拇指和食指都切了,肉瘤却还在长,眼看着整个手掌甚至整条胳膊都要保不住了,孩子父母听说中医很神奇,就带着孩子来到中国,接受了国医大师贺普仁的火针治疗。经过两年的治疗,除掉肿块之后,肿块再也没长出来。

     

    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主席、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至今还记得,多年前,他去芬兰教学时对学生们说,“想要学习火针的使用,必须自己先体验”,想不到的是,“每个人都伸出胳膊让我扎针”。


    每个人啊,可以想象当时的画面,是不是挺欣慰,挺感动,说明了芬兰人对中医是多么的信任。其实,芬兰也只是众多海外国家的一个缩影。


    “欧洲普通民众对针灸、中医的接受程度很高,中国人忌讳的一些情况,欧洲人反而不在意。”国家级名老中医、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副所长吴中朝介绍说,比如,中国女性怀孕前后忌讳针灸调理,但欧洲人在备孕、怀孕过程中和生产后,都很信任针灸,接受程度很高。

     

    可以说,凭借实实在在的疗效,中医的外国“粉丝群”正不断壮大,许多中医华人也收获了无数海外友人的信任和友谊。


    他们不管是不是有些人说中医是伪科学,只知道中医治好了许多西医都治不好的病,只知道中医带给了他们神奇的震撼力,他们就相信中医。哪怕中医还有许多不足,他们也愿意等待,等待中医改过不足,走向更好。


    数据话说中医庞大朋友圈


    如果上面的事例你还没有看过瘾,那么在跟随我的脚步一起去领略中医在外国所创下的数字记录吧。一个个,一组组,都是中医疗效的最好证明。


    外国人对中医如此热衷,应该能唤醒国人甚至包括那些中医反对者吧,应该能唤醒他们对中医的认同和自豪感吧!中医从来不是伪科学,中医根本就已经超出了真实的科学!

     

    据《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显示,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针灸,其中29个设立了传统医学的法律法规,18个将针灸纳入医疗保险体系。中药逐步进入国际医药体系,已在俄罗斯、古巴、越南、新加坡和阿联酋等国以药品形式注册。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创会副主席、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李振吉发现,在国内,通常是在经济不发达地区,中医受到的欢迎度较高;在国外,恰恰是在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中医药的发展情况更好,“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中医药发展情况,就比南美、南非好很多。”


    李振吉介绍说,英国、法国、加拿大的中医诊所都达到了3000个,澳大利亚的中医诊所约4000个。欧洲还约有209个中医教育机构,占全世界中医教育机构的1/3


    目前,世界范围内有38万余名针灸工作者,接受过中医药、针灸、推拿或气功治疗的人数已达到世界总人口的1/3以上。据刘保延介绍,除中国外,其他国家中医医疗(针灸)机构已达10万多家。20多个国家有关于针灸的立法,注册针灸师数量约8万人。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调研显示,全球有183个国家和地区有针灸应用,“一带一路”沿线及非洲共有37个国家和地区(含港澳台)明确了中医针灸法律地位。


    据意大利《新闻报》也报道,过去30年中,接受过针灸治疗的意大利人粗略估计约有600万人次。1984年起,意大利在一些医院开设中医针灸诊所,并在全国开办针灸学校,目前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系统化课程。


    例如,意大利针灸联合会旗下7所针灸学校均为3年制,学生必须经过400小时理论学习、100小时实习并进行50小时诊疗实践后,才能取得资质认证。近年来,用针灸等来戒除烟瘾的意大利人越来越多。

     

    另外,法国如今已经有三大中医行业协会,还有30多所规模不等的中医学校。2007年起,法国参考中国中医学院教学大纲和考试方法,每年举行“国家中医考试”。


    20世纪60年代起,德国传统针灸中医学会已经举办了47届罗腾堡中医药学术交流大会,该会议在德国乃至欧洲影响力很大。1991年,北京中医药大学与德国施道丁格集团合作建立了北京中医药大学魁茨汀医院,这是德国第一家被保险公司认可的中医院。


    2015年,圣马力诺首家孔子学院成立,这也是欧洲首家开设中医药教学和文化课程的孔子学院。


    以上数据是不是看得很激动人心?中医药在外国如此受热衷,我们自豪的同时,还当练好内功,被倒逼就不好了。

     

    历劫转身,明天会更好

    中医药在欧洲能有今天的地位,也是经历了不少波折,才最终赢得了欧洲人的“芳心”。


    位于荷兰莱顿大学的欧洲中医药与天然产物研究中心主任王梅不会忘记,十几年前,中医药还被荷兰医学界视为“伪科学”。2007年,她在莱顿大学筹备第一届中医药研讨会时,还遭到了“保守派”的强烈反对。当时,世界卫生组织相关干事、英国等国业界专家已确认出席。王梅向校长耐心解释,才最终得到校方支持。


    近年来,科技的高速发展已经可以为中药的有效性、安全性和质量控制提供科研证据。王梅表示,《自然》、《科学》等杂志也发表了多篇支持传统中医药有效性的文献,荷兰学界对中医的态度已经转变。

    荷兰人注重经济效益的实用主义特质,推动了中医药的广受认可。王梅举例说,大部分荷兰医疗保险公司都可报销针灸治疗70%100%不等的费用,这是因为他们通过临床试验发现,针灸疗法“高效又省钱”。在治疗肱骨外上髁炎(又称“网球肘”)时,如果采用西医物理疗法,病患平均需要12次治疗才能痊愈,而使用针灸疗法,平均治疗次数缩短到10次。


    多家医保公司很快就将针灸疗法纳入了保险范围,鼓励受保人使用。中医药的各类研究项目也得到了政府机构的支持,大有将荷兰打造成“欧洲中药港口”的趋势。


    随着中医自身的进一步发展和在国外的实践推广,中医在欧洲成功实现了转身,从“民间医生”转变为“受到国家认可的正规医学”,甚至在治疗某些疑难杂症时,还被视为“最好武器”。

    不过,刘保延表示,目前,中医在很多国家尚未得到应有的“名分”。由于中医在国外大多是个体诊所,以中医为主题的国际课题也较少,又缺乏高质量的研究数据,中医就容易被认定为“伪科学”。


    今后,需要开展临床研究,提供权威的研究数据,为中医的安全使用和国际化发展提供临床数据支持;培养中医的国际化人才,建立针灸国际人才储备库。


    欣慰的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实施,为中医“走出去”提供了难得的契机。近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印发的《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年)》要求,到2020年,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建设30个中医药海外中心,颁布20项中医药国际标准,注册100种中药产品,建设50家中医药对外交流合作示范基地。

     

    相信,随着“一带一路”的更好实施,在全国乃至全世界人的共同推动下,中医,一定会走得越来越好!